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pk10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热点旅游资讯

查看: 109|回复: 0

第十九章:不平静的夜晚

[复制链接]

2691

主题

2691

帖子

8075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075
发表于 2020-4-1 19:26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。大家闷闷不乐,除了喝酒,基本上都没有吃菜。桌子上除了张美丽以外,没有查清楚事情真相之前,人人都有嫌疑,虽然大家都没有说,但是你也怀疑过我,我也怀疑过你。

大家都知道,哪怕过去是再好的兄弟,无论什么原因,无论什么目的,这样的内奸都是不可能原谅的。

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,先对这个内奸进行了一番谴责和恶毒的语言攻击。或许是抗日神剧看多了,为了找出内奸,大家不约而同想到了排除法,对到九寨沟去的十一个人一个一个进行甄别,确认内奸。首先排除了三个孩子,他们不可能告密,然后又排除了刘宇和花儿,刘宇自然不说了,花儿在刘宇面前多次表示不会破坏他的家庭,我们也相信花儿不会这样做。

对于我、蒋三和李四三个大男人来说,要想证明自己的清白,最好的办法一是找出真正的告密者,二是只有赌咒发誓了。现在想来,那个场面真的很“血腥”,我不想详细叙述,我想说的是当时大家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都发了世界上最恶毒的誓言,没有哪个有做贼心虚的嫌疑。

接下来轮到三个女人了。如果是哪个的老婆告了密,男人自然也脱不了干系。

我说:“如果是我们家邀精告的密,老子马上和她离婚。”

蒋三说:“如果是我们家薇薇告的密,老子给她把衣服裤儿全脱了游街,让她没法做人。”

李四说:“如果是我们家三嫂子告的密,老子打死她。”

“三嫂子……三嫂子……三嫂子……”

我在心中默默的念叨着三嫂子,一个疑问突然出现在我的脑中,难道是三嫂子?记得在九寨沟旅游的时候,三嫂子问过我和刘宇,李四在外边是不是又有别的女人了?当时,我和刘宇都搪塞过去了。难道三嫂子因为我和刘宇没有告诉她实话告的密?

我说:“宇哥,你还记得在九寨沟三嫂子和我们说过的那些话吗?”

刘宇说:“记得呀,她问我和你,李四在外边是不是又有别的女人了?我们当时把她搪塞过去了。她还说,算了,问你们也是白问,我知道你们是不会告诉我的。最后还说什么如果真如你们所说李四在外边没有其她女人的话,她就不会对我们母女俩那么冷漠了,一回到家,他的眼里完全没有我们,只有手机,好像手机才是他的老婆和孩子。”

刘宇说道这里,若有所思,他说:“难道是三嫂子?”

是啊!整个事件发展到此,只有三嫂子最可疑了。说句实话,虽然没有直接证据,但是大家在心里已经认定三嫂子就是那个可恶的告密者。

李四愤怒的站了起来,抱了抱拳,对我们说:“兄弟们,对不起。”然后,爆了一句粗口就走了,他说:“这个X婆娘,老子回去弄死她。”

因为几次婚姻的变故,李四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沉稳的李四了,他越来越浮躁,越来越暴躁。我们知道,他今夜对三嫂子难免会有一顿拳打脚踢。可能是对内奸的狠吧,我们竟然连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了。李四走的时候,在座的没有哪一个劝过李四一句。

李四走了,我们也都散了。

我说:“宇哥,我送你回去吧,给嫂子好好解释解释。”

刘宇:“你回吧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”

我说:“好吧。”

回到家,邀精刚好洗澡出来,正准备敷面膜,我说:“刘宇和花儿的事周莉知道了,你知道不?”

邀精说:“不知道。她怎么知道的?”

我说:“好像是谁告的密。一周前,我们去九寨沟的事,周莉都知道了。你和周莉是好姐妹,经常在一起,这几天你和周莉在一起耍过没有?”

邀精看了看我,好像不认识似的,她说:“你们怀疑是我告的密。”

我说:“不是怀疑,现在事情真相不清楚之前,我们每个人都有嫌疑。你们女人之间话多,我是怕你无意之中说漏了嘴。”

邀精说:“我知道,所以每次到美容院去,我都不敢提你们兄弟之间的事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说漏了嘴。”

我说:“不是你就好,不是你就好,早点睡吧。”

我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不是邀精就好,要是邀精的话,我和刘宇、李四以及蒋三可能连兄弟都没法做了。

洗漱完了,我正准备上床睡觉,李四的电话打过来了,他说:“我把那X婆娘捶了一顿。出了这种事,我真的不知道今后怎样面对宇哥,怎么给宇哥交代?我现在心里真的好难受,出来喝两杯吧。”

我明白李四此时的心理感受,如果是我遇到这种情况,我也一样,我说:“好的。在哪儿?”

他说:“我们就到你朋友那去吧。我把蒋三也喊上。”

我说:“好。”

他又说:“那个酒吧名字好像是袍哥人家,对吧?”

我说:“是的,一会见。”

袍哥人家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,位于玉带北路,酒吧不大,服务还不错,关键是人熟,如果大家想多坐会,老板也不好意思撵我们走。

我和李四先到,蒋三到的时候,我们俩已经各喝了两瓶了。我说:“你个蒋跑跑,平时喝不赢就跑,今天为了躲酒,迟迟不来,你是大姑娘呀,出门还要梳妆打扮一番。”

李四忙说:“海哥,你今天真的是冤枉弟弟了。四哥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审问我们家薇薇呢。嘿嘿,我给你说哈,抗日神剧不是每一部里面都有对叛徒进行甄别呀审查呀的内容,对吧?刚才,我也学了一招,叫薇薇把九寨沟回来这段时间做了哪些事、见了哪些人、有哪些证人呀都一一写下来,明天我来进行甄别。”

我哈哈一笑,说:“你娃少吹牛?”

蒋三说:“不信,明天我给你看薇薇写的材料,你就相信了。”

我知道蒋三这么说,只是为了让李四开心一点,心里好受一点,我也开玩笑说:“好,拿来我帮你审,我赶打包票,我不把薇薇给审成叛徒,也给薇薇审个情人出来,再给你审个绿帽子戴起。”

“呵呵,我们薇薇才不敢呢?”蒋三笑了笑说。

我说:“X话少说,先把两瓶酒补起。”

李四连喝两瓶后,我们三兄弟你一圈我一圈的走了起来,大家都没有扯酒筋,喝了一件又一件……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