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pk10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热点旅游资讯

查看: 98|回复: 0

第三十一章 比试

[复制链接]

2700

主题

2700

帖子

8102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102
发表于 2020-4-1 19:05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花间看见唐允的玉笛,原本有些得意地神色绞进一丝愤恨。她自幼学习音律,怎么会看不出唐允那笛子的价值。而最让她愤恨的,则是唐允和勤王之间的那层暧昧。

不过是一名姿色平庸的小小女婢,缘何得到勤王的恩宠!花间刻薄的想着,温柔的声音也夹进冰冷。

“不知唐姑娘想要怎么比试?”

“花间姑娘是远方贵客,这比试的内容和方法自然由花间姑娘定。”

花间虽然骄纵但也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,回身望向纳朔浚哿,见纳朔浚哿点头方颔首道:“如此花间就不推拒了。”花间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不如这样,你我二人各奏一曲,这曲子不能是别人所做,必须是自己编创的。之后再交换彼此的乐曲,将对方的曲子重奏一遍。唐姑娘,你看可好?”

唐允看着笑意盈盈的花间,心下暗叹:这一番比试,说的轻松实际上极难。学曲子并不难,而要能做得一首好曲,却是着实需要见真功夫。若是曲子不好,便是落败了。而单听一遍对方的曲子,便要完整的演奏出来,又是对听力、记忆力和注意力的更高一层的考验。稍一分心,便会一败涂地。

真是好狡猾的女人。

“如此甚好,就照花间姑娘的意思开始吧。”唐允莞尔一笑。花间,你对自己很自信,但也莫要小看了我。

唐允和花间比试,由花间先奏一曲,在席宾客同做评委。

“我这曲子是去年春天于梨园所做,那时我置身于一片白色花海之中,如登仙阁,即兴成曲,名为‘无梦’。”

大堂上下一片肃静,但见花间玉笛在手,欢快之音倾泻而出。此曲不同于蓝魔的魔魅空幻,十分稚趣明快,让人心情愉悦,仿佛也置身于那梨园的璀璨风光之中。唐允闭目静听,直到花间结束吹奏,也没有动静。

“唐姑娘?”花间见唐允良久不语,以为唐允无法重奏,颇有些得意地上前轻唤。唐允不等她再言语,微微一笑横笛吹奏。清脆笛音让在场之人无不心神微荡,而分毫不差的演奏亦让所有人惊诧。花间的那首‘无梦’技法复杂多变,曲子又格外冗长,唐允却完整的复奏一遍,让深知她能力的皇奕倾也不由得惊诧不已。

一曲毕,唐允方睁开双眼看向脸色微白的花间。“献丑了。”

“呵,唐姑娘果然好技艺,请。”

唐允颔首略一沉默,轻语道:“我这首是去年清明时所做,曲名为……‘怅’。”

怅。怅惘,怅往。往事不堪回首,全是悔,全是怅。

笛音起,百转千绕,搅得人心头晦涩,却又哀叹无门。那一股悲伤,团在胸口处不得发泄,那种悔,痛极后而生,如蚁噬百穴,痛苦不能自已。

落寂、悲伤、悔恨,全化作一个怅字,烙在心口上,留下炽热的痛。

花间脸色发白,手指微颤,咬了咬嘴唇不甘心的执笛。曲相同,然意境不同,情感不同。无需再评议,胜负已出。

“我,我怎么可能会输,怎么可能会输给你!”花间颤抖着身子,失控的悲吼。“我没有输给你,你刚刚也根本没有演绎出我的曲子。我的曲子,是快乐的,是清灵的,而你,却夹了萧瑟在当中。你演绎得不对,根本没有赢我!”

“花间姑娘,”唐允平静的说道:“人在世,美梦也好,噩梦也罢,总会有梦。你借曲说自己无梦,安乐满足,再无他求。可是,你真的没有所求没有所梦么?年轻女子,无不想嫁得一名有情郎。莫不想丰衣足食,合家平安健康。花间姑娘难道没有这样的愿望吗?难道从未想过安定富足、自由自在的生活吗?你的曲子虽然欢快,但只要细细体味便能觉出无奈之音,而‘无梦’做名,更是昭彰你内心的回避和自我安慰。”

“你,你莫胡说!”花间激动地大声吼道:“我乃蓝翎国第一女乐,盛名远洋。怎么会渴盼那种平庸生活。而且我承蒙王子栽培,锦衣玉食,生活惬意自在,如何会有不甘不满?你内心抑郁伤感演绎不出欢快音乐,便信口雌黄找理由搪塞,你休想如此骗过大家!”

“红尘滚滚,凡人皆有欲望。花间姑娘何必对此如此抗拒?而且,我只说你应有梦有愿望,并没有说你对现状不满不甘呀!”

“你,你……”花间僵硬在地,颤抖着说不出话。

“够了!花间,你技艺不如人,不速速退下,还在这里丢人现眼!”纳朔浚哿凛冽的声音忽然想起。

“王子。”花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颤着声哀求道:“请王子恕罪,花间,花间……”

“还不闭嘴!”纳朔浚哿历吼一声:“比试输了本没什么,然而你迟迟不肯认输,百般狡辩,实在是丢尽了我们蓝翎国的脸。来人啊,把她给我拖出去!”

“王子,王子,奴婢不敢了,不敢了,您绕了奴婢吧,王子!”

花间发髻散落,满脸泪水苦苦哀求,然而纳朔浚哿无动于衷。几名蓝翎侍卫将花间拖到外面,花间痛苦哀号的声音伴着板子的拍打声响起。

唐允听见声音,心下一阵冰冷。她一心求赢为皇奕倾分忧,并没有多想。如今眼看花间被拖出去受刑,内心十分自责和内疚。唐允抬眼望向皇奕倾,皇奕倾给了唐允一个安抚的眼神,冲纳朔浚哿微笑道:“切磋技艺为的是彼此促进提高技艺,其中难免会出现争执,浚哿何必如此在意?”

“那贱奴不知身份在此大吵大闹,实在是丢尽我们蓝翎国的脸面。还请二位王爷莫怪罪。”

“呵呵,浚哿王子多虑了。”肃王笑道。

此时外面花间的哭喊声越来越弱,而纳朔浚哿完全没有罢休的意思。唐允俯下身子恳求道:“刚刚奴婢妄自菲薄,连累花间姑娘遭受责难。恳请浚哿王子饶恕花间姑娘。”

“今天是欢迎贵国的好日子,莫要出了人命冲散了喜气,浚哿王子意下如何?”

纳朔浚哿笑道:“原本不该放过那贱奴,既然勤王替那贱奴说情,就饶她一命。”说完冲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,侍卫得令跑到外面,很快又跑回来回复说:“回禀王子,那奴婢已经咽气了。”

唐允一听,如雷轰顶几欲跌倒在地。怔忡间听见纳说军哿道:“勤王,那贱奴自己命薄,咱们也莫要再提她了。来,我敬二位王爷一杯酒,为我的奴婢无理之事赔不是。”

“呵呵,浚哿王子过谦了,请!”

“请!”

经过一番风波,宴席又恢复一派欢笑。唐允手脚冰凉的悄悄离开宴席,行至偏门时,正巧遇见几名下人抬着花间鲜血淋漓的尸体从一旁经过。花间死不瞑目,一双美目睁得大大的,没有焦距的瞳孔望向苍白的天际。唐允再也忍受不住,提裙飞快的跑开。

待到将要日落之时,皇奕倾安排完所有事务,抽身匆匆赶回别院。

“雷炎,可知唐允在哪?”

“回主子,在西角凉亭那。”雷炎顿了顿又轻声道:“主子,唐姑娘她情绪很差,直到现在未发一言,只是一个人呆呆的坐着。”

皇奕倾皱了皱眉头:“这么冷的天,居然一坐一下午,不生病才怪。”

皇奕倾脚下生风片刻工夫便赶至八角凉亭处。但见假山上的凉亭里,唐允倚着柱子静静的坐着,双眼望向西边的天际。神情萧瑟,脆弱得似乎立刻就会被风吹碎。

皇奕倾轻叹一口气,预料到花间的死会给唐允带来打击,但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。

皇奕倾忽然想起唐允嘴边的那个“哥哥”,一直想问没寻到机会,如今或许能够弄个清楚,说不定还能帮她解开心结……

想到这儿,皇奕倾又忍不住一叹。这个女人果然是在自己的心里生根了。

“雷炎,你且在外面守着,别让人来打搅。”

“是。”

“哦,还有,让丫头们去准备些热洗澡水和姜汤。”

“是。”

雷炎领命离开,皇奕倾轻移脚步慢慢走向唐允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