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pk10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热点旅游资讯

查看: 384|回复: 0

MV因大尺度被禁,这位曾经性感无下限的女星“从良”后,死里复活

[复制链接]

3943

主题

3943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1831
发表于 2020-7-19 12:52:4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文:何聊生| 主播 简宁


一个女人可以美得令人慌张,直逼阴暗潮湿的人性。

一个女人也可以隐匿她所有的美丽,迫人注视她夺目的灵魂。

/ Part 01

欲女,你究竟为谁而欲?

现在有一个形容女性的流行词——“又纯又欲”。大概是说,清纯而又性感。想起听一个男生说过,他的理想女友,便是身材火辣,又具有禁欲气质的女性。

从男性的角度来说,女性太过清纯,似乎不够有风情。而浑身欲望,又似乎太有攻击性,令人觉得难以驾驭。不禁怀疑“又纯又欲”这个词折射的究竟是什么?

它真的是在赞美女性吗?女性为谁而纯,又为谁而欲?

在我们这个时代,所流行的词汇成了生活的缩影,同时也成了裹挟我们的陷阱。



最近,一档叫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的综艺,邀请了三十位人生经历迥异的姐姐,让我们见到了非常多样化的女性。在被无数人拿来或群嘲,或群宠的姐姐中,有一位出道很早,现在却已被打上“过气”标签的女歌手。

或许是近十年的沉寂,让人们都遗忘了阿朵,这一株,开在禁忌边缘的一朵妖花。

那个曾经性感火辣到被禁、被封杀的阿朵,再次出现的时候,穿着朴素。她把曾经的性感之罪,掩埋在宽大的民族服饰中。

她曾是被媒体用“性感得没有下限”来形容的女星。

在那个信息未能如今天般发达的时代,一本《男人装》,因为她穿着深V服装的封面,卖到脱销。



照片上的阿朵,尺度惊人。

那时候媒体笔下和观众眼中的阿朵风流、浪荡,大胆开放。

她可以对众公然宣称自己喜欢性能力优异的男人,在舞台上与各种舞伴贴面,动作热辣。曾经的MV,大胆加入SM元素,一度传言被禁。

后来,相识多年的朋友却澄清,她私底下穿衣服非常保守。

我们所见的艺人,永远是经过包装的。

除了包装策略,阿朵是否还有其他性感的理由?

性感之于她,毋宁说是一种叛逆。

/ Part 02

欲就是欲,不需要掺杂一点纯

在我们这个世纪,性感是有罪的。

惹得男人垂涎,但垂涎中少了尊重,惹得女人嫉妒,嫉妒得同男人们一起,对她实施荡妇羞辱。

人们都喜欢说,柳岩是被性感毁掉的女人。

柳岩曾说,我不想再做一个可以被任何人调戏的柳岩。

性感意味着可以调戏吗?

性感分很多种,可以调戏的性感是孱弱的,性感在她们身上注定成为一种罪。她们接受了社会对于性感的偏见与羞辱,对于自己的身体小心翼翼。

而另外一种,是带有主动进攻感、侵犯性的性感,就算是极尽热辣,也不容亵玩。



如同阿朵为《男人装》拍摄的那组。以今天的审美来看,或许过于土气了。但是其中包括动作、妆容、以及包含的故事内容、前卫的女性意识,都还算可圈可点。

而且,画面中的阿朵,有一种不容调戏的性感。

甚至,这性感的主体才是发出调戏的一方。

在阿朵式的性感里,女性不再是穿着朦胧柔软的衣衫,带着娇羞媚态的性感白兔。

她有一种“欲就是欲”的自如。

若说作家的性感,想起的是汪曾祺在《人间草木》里爆的那句粗口,“去你妈的,我就是要这样香,香得痛痛快快,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!”

阿朵也发表过“你管得着吗”的类似言论,“我可以穿性感的衣服,跳热烈的舞蹈,甚至可以在舞台上打滚,别人讲是别人的事,我管不着也不会管。”



阿朵曾亮相于春晚,十几亿人观看的晚会,她穿着露脐装热舞,打着唇钉唱歌,给清汤寡水的春晚带去了一点儿荤腥儿。

那首歌叫《再见,卡门》。

歌里唱“卡门是好姑娘,她保佑勇敢善良把爱情当生命的波希米亚人。”

歌词是高晓松写的,相传他们有一段暧昧不明的秘恋。

用卡门这个文学形象做阿朵亮相的形象,恰可以说明高晓松是了解阿朵的,并且懂得阿朵的可爱之处。

卡门和阿朵的灵魂,确实有所重叠。

卡门,出自法国现实主义作家梅里美创作的中篇小说《卡门》,创作于1845年。在后来的一个多世纪内,《卡门》被翻译成无数种语言传播到各个国家,更被各个领域的作者改变成歌剧,影视剧作品。

卡门,一位以其独特个性风靡全球的女人,欲就是欲,不需要掺杂一点纯。



/ Part 03

姑娘风流浪荡,引得男人引颈折腰

“小说讲述了一位吉普赛女郎的故事。她引诱了一名士兵,致使他被军队开除。后来,她又喜欢上了一位斗牛士。从此士兵、斗牛士与吉普赛女郎,三人之间矛盾不断,直到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。”

这是梅里美中篇小说《卡门》的开头,一上来,我们就知道,这姑娘不是什么善茬。

看看这位卡门姑娘的模样吧。

“她穿着一条长长的白丝袜,上边已经烂了好几处。超短的红色裙子根本掩盖不住。脚上是一双摩洛哥皮鞋,鞋带和鞋都是红色的。她故意把丝巾解开,这样肩上和里边穿的衬衣上的金合欢花就会露出来。嘴里也含着一支金合欢花。只见她一扭一扭地朝这边走来。

这样打扮的女人,我家乡的人会认为她是祸水,总会惹来麻烦,所以我们只有希望她平平安安。塞维利亚人看到她后,会走到前去说一些赞扬她的话。不过她不会对这些话语作任何回应,而是双手插在腰间,用妩媚的眼神注视着别人。看上去非常淫荡,波西米亚女郎就是这种风格。”



故事里这位性感的姑娘专事走私,为了方便自己的“生意”,她以自己的美貌与性感为武器,征服而非取悦任何男人。有些她会付出真情,比如与她纠缠最久的士兵何塞,更多时候她仅仅把男人视作可以利用的蠢物,只是为了获取利益。

总之,卡门与那种爱得死去活来的“恋爱脑”绝缘。

她并非不重视爱情,只是厌恶不自由,别看她永远在勾引不同的男人,若有人爱她并且尊重她的自由,我想她反倒会对那人死心塌地。

故事的最后,情人何塞要求卡门和他过安定的生活,卡门却宁愿死。

她不肯再讨好情人半分以换取生命的延续,而是决绝地死在她情人的刀下。

不自由,毋宁死。

可悲的何塞从不明白他为何对卡门如此着迷,他爱的便是她缥缈自由,不为任何人而牵绊的灵魂,那世间珍稀的品质。可他最后却偏偏要她改掉,变成一个柔驯的妻。

世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,他们的不可爱之处便是他们的可爱之处。卡门在她的情人面前是那么难以捉摸,但是谁也无法否认,一颗自由、独立、不驯的灵魂有多么迷人。



司汤达曾经说梅里美压根不会写女人。他认为,梅里美写的女人实际上都还是男人。

或许在司汤达的眼中,女性应当是是死心塌地的,一生追求安稳的。绝不会像卡门这样,为了自由宁愿去死。

但男女真的天生就存在某些差异吗?

/ Part 04

女人也可以主动性感

心理学家早已通过诸多实践证明,性别是被塑造的。

比如我们通常会认为,女孩儿一般喜欢粉色,男孩儿则会较为偏好蓝色。

英国心理学教授海恩兹的实验却表明,两岁以下的孩童对颜色的偏好并不受性别影响。

肯塔基大学的副教授Christia Spears Brown也曾表示,“性别偏好是在儿童了解了自己的性别后才体现出来的,而婴儿中没有显示出这样的偏好。”

女孩儿在长大后会喜欢粉色,或许仅仅源于大人们在童年时为她们所作的选择。

人们的种种偏好,就是这样不断被生活中关于性别的刻板印象塑造的,大多数人,都在无意间朝着共同的标签靠拢。

也许是涉及原始社会分工留给男性的狩猎本能,我们一般认为男性才是主动进攻,狩猎的一方。四处“猎艳”,玩弄欺骗男人,这大抵是卡门被认为不像女人最主要的原因。

一如当年舞台上的阿朵,《男人装》的阿朵,脸上似乎写满“你们才是猎物。”



她曾说,她想表达的是,女人的性感是可以主动的。

在女性话题并未如此受关注的时代,阿朵颇先锋地带有一丝女权色彩。在人群中,她是少见的,没有被驯化、同化的。

阿朵身上有股劲儿,欲,不是为了讨好你。甚至在阿朵这里,欲是一种征服的武器。

“如果你觉得我穿的衣服很少,曾经吸引你的眼球,那么我告诉你,我只是为了想让你听我的歌。”

性感,除了是反叛,也是她想引起注意的方式。

多年以后,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,她还为自己的音乐得不到重视而意难平。

“没有人知道我有多努力,或者我有才华。”

“只记得我的外表。”



/ Part 05

我慕天地广,花语意铿锵

纵使她有卡门的狂艳不羁,但当年的阿朵终究不是卡门。

卡门骗尽男人,自己从未受伤,阿朵却是被骗、受伤的那一个。

她的情路一直不顺,提起三段感情她说“一个毁掉我所有对爱情的想象,一个把我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全部打击到底,还有一个拿走了我所有的财产。”

土家族的女孩儿,加上年轻,有什么情感都直来直去,不会拐弯。

她似乎从未考虑过付出不被珍惜,从未考虑过男女之间交往的种种潜规则,从未考虑过复杂的人性迷宫里若不弯弯绕绕,就得撞南墙。

可如今的阿朵会说,“爱并不是说你付出一切牺牲了就是好的。我那时候当然觉得好美好凄惨好动人,但现在觉得没有用的,一定要把最美好的爱给对的人、给懂的人。”



经历坎坷的爱途,因为高强度的工作而大病一场,爱情事业全部重新洗牌,沉寂多年,然后复生。

重来的时候,她不再性感,她不再那么用力过猛。

在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中,她总是令人非常安心,给予旁人最大支持却从不喧宾夺主的那个。

但那种狂热的生命力在那曲《兰花草》里还是藏不住,她怒唱那句“不愿居暖房,迎风晒月光”时,花语更是“意铿锵。”

曾经她不为任何人而欲,如今还是如她三年前宣告“死里复活”时所说,“忠于梦想,忠于自己,忠于所有的爱。”

【本期话题】:你如何看待女性的性感?欢迎在评论区留言。

本文作者简介

何聊生。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。

为人不得不痛,不写不快。

上官文露读书会签约作家,曾发表多篇书评、影评。

原创小说作品:短篇小说《甲醛男女》、《世界这么大,跟你有鸡毛关系》等。



本期主播

简宁

声音控,电台主播。世界如此喧嚣,愿用声音给你这一刻心灵的安宁。



音频制作:上官文露声音工作室—昊泽





本期插图
来源于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